亚冠

平行世界里的女孩们 第三十八章 我恨你

2020-02-14 22:17: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平行世界里的女孩们 第三十八章 我恨你

从五台山体育馆出来惠美一直都是泪眼汪汪的,对于16岁的惠美来说,在感情的世界里,爱情就像绚丽的烟火是她的全部,我深知道惠美对初次爱情的痴狂,那是心灵最深处的铭刻,是对爱情最纯爱的诠释,彼此都16岁的我们,心灵才如此的相通,所以我懂她,更加地呵护她,不让她受到一点点的委屈。

摩托车载着静默无语的惠美穿过幽静的秦淮河沿岸小路,我的心情极好,想停车再和惠美聊聊可时间已是不早了,耳边总是回荡惠美老爸的警告,做父母的心情我也能理解,谁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有出息,不能因为早恋而荒废了学业,所以自从和惠美交往后,我们的学习更加的用功,成绩一直在提高,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父母安心。

油门旋转,速度又提高了一点摩托车很快就到了小桃园富人区,安全地把惠美送回家一直目送她走进小区别墅的单元电子门里,惠美还沉浸在为爱痴狂的歌声里没有出来,看来她又要度过一个不眠的夜晚了。早上,我还是在小区的大门口等着惠美,惠美穿着红色的校服远远的我就知道是她,那是天鹅般苗条轻盈的身材百里挑一,只用眼睛的余光就能认出是她。在上学的路上,惠美对我下了命令;每天必须和她一起上学,在学校不许和别的女生多说话,不许出风头。我问惠美,“为什么不许出风头?这出风头又碍着谁了?”

而惠美的解释是:“你这样在学校出风头,会引起其他的女生注意,她们注意你了就会慢慢地爱上你,难道你还想着招惹别的女生吗?”“嘿嘿,那怎么会呢,有了你,我此生足矣!”惠美对我的表态总是不相信,她总是疑神疑鬼的,有时我真的弄不懂,如此漂亮的惠美,又是世家大小姐,别人拼命追都追不到,初中时的我,削尖脑袋追她,她都懒得搭理我,现在这又是怎么了?这种天堂和地狱般的两种待遇,让我像是上了过山车,从低谷一下子爬升到高空,心脏扑通扑通的,怕惠美随时把我打回原型不再搭理我。

每天放学后,必须和她一道走,不许有任何的借口,每天晚上得送她回家。星期二下午放学送她回家,在她家电子门道口的时候,惠美用密码解开电子门锁,这只是单元的大门,上面有监控,惠美把我拉到门内侧的监控死角,静静地闭上眼睛。我知道每当这时候便是一天中最后的吻别。把她拥入怀里,紧紧地环抱,深深的吻,耳边还时时警惕着有无来人的脚步声。

这确实有一种偷吃**的刺激让心情更加的激动。和惠美的感情就这样不断地升温,以至于我和惠美每当接吻的时候,彼此都要极力的克制,才没有将对方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恋人的游戏都玩过了,就剩下最后一步,我知道惠美忍的很辛苦,每次对我最后的得寸进尺都是艰难的拒绝,有几次,最后一道防线差一点奔溃,每次娇美的惠美倒在我的怀里,闻着她**特有的体香,拼命的抱紧,要把她揉进身体里,有时实在忍不了,就会急促而颤抖的用手,假装去解惠美的衣服扣子,结果忙了半天也没有解开一粒衣扣,惠美就会捂着嘴轻笑,惠美和我恋爱后就很爱笑了,有时我随便讲一个笑话,她也会笑个不停。

每次如果放学的早,惠美都会先来我家休息,写作业。时间久了便和小柔小艺混熟了,那感情亲如姐妹。星期三放学的比较早,我和惠美还有我的妹妹都早早地回到家,我们四人没事干,惠美突然想玩打纸牌,是打对家的。小柔和小艺一对,我和惠美一对。小柔小艺两个乖乖女平时从不打牌,也不会打。惠美也不打牌,不过她的智商特别高,这些棋牌小技一学就精通。惠美非拉着那两个小姑娘打扑克牌,小柔小艺看来没法躲了,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惠美小狐狸偷着鸡的笑,命令我立马下楼买牌去。

在巷口小店买了两幅扑克牌再买了一些饮料零食和口香糖,男人打牌吸烟,女孩子吗当然是吃零食了。牌桌上,惠美坐在我的对面察言观色,把两个小姑娘的牌是猜个**不离十,打的她们没了脾气,打着打着,两个小姑凉不乐意了,小柔不满的嚷嚷到:“哥,你太欺负人,你本来就会打牌还和聪明的小美姐对家,你这不是欺负我和小艺吗?不打了,要打就不打对家了,各打各的,我们来跑得快!”“哼,有色性没人性,连自己的妹妹也欺负!”小艺在那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我低着头装傻,惠美轻笑了一下,稍加思考就做出了决定:“好吧,我们玩跑得快,但是谁是下游,那她就钻桌肚子,学狗叫。”

小柔已经筑气成功,开始修炼《玉女巢凤》第一层:玉女如梦。此功法一旦修炼便可容颜娇美,皮肤越发白嫩,并内力不断提高可预警和侦探。小柔的相貌已经练的和惠美不分上下了,这让惠美时常嫉妒:“雨晨,你有没有发现?你的妹妹现在是越来越漂亮了,怎么搞的呀?”这是惠美常常在嘴边问我的话。“我哪里知道,反正女生的事我搞不懂!”嘿嘿,这是我和小柔的秘密,只能是我和小柔两知道。

惠美看我每次都回答的坚决,她也每回都是无赖地叹气:“哼,反正你们兄妹有点古怪!”有时候不得不感叹惠美的直觉,真是厉害。而我由于忙着和惠美谈恋爱,还要兼顾着学习整天地想着如何能再对她好一点,到是把修炼上古神功的事给放在次要的位置上了,到现在还没有完成筑气,至于《童子青金》第一层:童子飞扬,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修炼,每当小柔问及此事时,我都是回答还没有突破筑气,我回问小柔,小柔只是温柔的一笑:“我和哥哥一样呢,”

平时小柔在生活中从不使用《玉女巢凤》里的功法,今天是关系到学狗叫的严重问题,女孩子都脸皮薄,为了不钻桌肚,小柔用上《玉女巢凤》里的侦探术,我们的牌,她都了如指掌,为了不引起注意,她都是第二个把牌走完。由于我是经常和小宝、得起、春林他们打牌,从小就练的记牌算牌,惠美、小柔

,我得罪不起,等这两个姑娘手上的牌一走完,我就集中火力狠狠地狂打小艺,经过几轮下来,小艺又是钻桌肚子,又是学狗叫,最后小艺终于发现了什么,跑到我的面前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雨晨,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小艺对着我吼完后转身跑出我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