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跨境电商期盼政策破冰业界试水第三方资金担

2019-10-13 02:28: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跨境电商期盼政策破冰 业界试水第三方资金担保

(讯)昨日,有媒体报道称,商务部外贸司正牵头制定有关促进电子商务平台对外贸易服务的扶持政策,将给电子商务外贸过程中的通关、退税、融资、检验等环节建立“绿色通道”,相关政策有望在今年出台。 昨日多方求证获悉,今年以来商务部确实就促进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发展组织过系列调研,但由于跨境电子商务涉及到发改委、商务部、海关、国税、外汇、检疫等多个部门,需要在国家层面推进。 而对于众多活跃在业界的跨境电商平台企业来说,这个消息无疑是一大利好。在外贸形势复杂严峻的背景下

,电子商务作为新兴的销售渠道和贸易形式,突破了传统外贸销售模式所受到的制约

,有望培育新的贸易增长点。 政策早有扶持意图 “支付”手段成为瓶颈之一 梳理商务部此前一系列动作发现,关于扶持跨境电子商务平台发展的意图其实早就有迹可循。 早在2011年10月发布的《商务部“十二五”电子商务发展指导意见》中就提到,“应用电子商务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提高对外贸易监管效率,降低企业成本。”“支持跨境电子商务平台建设,鼓励中小企业应用跨境电子商务平台拓展海外市场……解决跨境电子商务中存在的问题

。” 在2012年3月发布的《商务部关于利用电子商务平台开展对外贸易的若干意见》中,则明确将为电子商务平台开展对外贸易提供政策支持,鼓励电子商务平台通过自建或合作方式,努力提供优质高效的支付、物流、报关、金融、保险等配套服务,实现“一站式”贸易。 但权威人士告诉,事实上对于到底什么是跨境电子商务,至今仍无明确的概念。“广义的跨境电商,一般指的是传统的外贸B2B平台,但这些平台只是帮助国内供应商和海外采购商建立信息交互的平台,并不能介入双方实质的交易过程

,也没有深入的贸易服务,仍停留在‘线上宣传、线下交易’的阶段。” 该人士指出,狭义的跨境电商,必须是实现从信息管理到营销、洽谈、成交、售后服务等一条龙服务,而这其中,海关报关、外汇结汇、出口退税、检验检疫等现有的政策法规,都与跨境电商这种“新业态”多有抵触。 “单是支付这一项,就涉及到外汇管制;跨境物流配送,又牵扯到出入境海关查验;还有对上交易的监管条件等。”该人士表示。 了解到,在国内,小额跨境外贸电子商务的实现并不困难:外贸企业通过跨境电子商务平台联系国外买家,支付方式可选择国际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如贝宝PayPal),物流则交给跨境快递公司来完成。目前大部分跨境电商平台都可以完成跨境小额外贸交易。可以说,跨境电子商务交易平台的建立已没有技术上的障碍。 但现实中的“障碍”,恰恰就在这“小额”上。 Mr-Guangdong(广贸天下)是一家立足广东本土,专注为广东企业开拓全球市场提供全方位服务的区域性B2B电子商务平台。总经理何久锋告诉,Mr-Guangdong目前实现的仍是线上全球拉客、线下集中签单的模式。“去年我们促成广东企业外贸成交额出口是200多亿元,我们现在遇到的最大瓶颈就是小额支付,如果这个口能放开,绝对迎来井喷式发展。”何久锋说。 业界开始试水第三方资金担保 何久锋所说的“井喷式”并不夸张

。 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Nielsen)日前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近年来全球跨境电子商务市场增速明显。2013年全球跨境电子商务交易额为1050亿美元,5年内有望达到3070亿美元。报告称,跨境购物业最发达的地区依次是德国、美国、英国、中国大陆和香港,其在中国、巴西、阿根廷、俄罗斯等新兴国家的发展速度最快。 中国制造是商务部重点推荐的四家开展对外贸易电子商务平台之一(另外三家是阿里巴巴速卖通、敦煌和中国诚商)。去年,中国制造的平台交易额达395亿美元,同比增长4%。 了解到,今年以来,中国制造开通“一站式采购无忧服务”,为企业提供“开发海外市场渠道、管理境外营销络、完成采购交易”3大服务,为中小企业提供一个完整的跨境营销平台。 为确保交易的最后环节——支付,能够安全进行,中国制造于今年年初特别推出安全交易服务——Secured Trading Services(简称STS),为国际贸易提供第三方资金担保。 成立于2001年的深圳一达通,是第一家面向中小企业的外贸供应链服务平台,也是通过互联一站式为中小企业和个人提供金融、通关、物流、退税、外汇等所有外贸交易所需的进出口环节服务。 2010年11月加入阿里巴巴后,一达通形成了从“外贸资讯”到“外贸交易”一站式服务链条,截止到2012年底,一达通服务中客户突破1万家,去年进出口总额突破20亿美元,在全国一般贸易出口企业百强榜中排名第九。 像一达通这样针对小微企业的线上外贸服务平台企业,目前全国有十家左右,分布在广东、宁波、南京、上海等沿海外贸产业发达的城市。 但采访中了解到,困扰着跨境电子商务平台企业还有众多隐形的“牵绊”。 “我们是综合性的服务商,最大的优势就是综合。”该企业副总经理肖锋告诉,小企业规模赶不上大企业,要改变传统外贸经营模式,就需要一个集中的平台,集约分散的外贸交易服务资源。然而就是这综合优势所带来的“副作用”,令肖锋大吐苦水:“这1万家会员里只要有一家出现问题,就会全部被降级,相当于‘一票否决’。所以过去我们一直非常小心,很多风险稍高一点的业务就不敢接。” 发改委、海关总署郑州启动跨境电商服务试点 在何久锋看来,跨境电商还面临着电子商务行业的一个通病:人才缺乏。“关于企业的电子商务培训,全国还处于一种初级阶段,很多企业不知道如何用电子商务,甚至有企业觉得自己有站就是电子商务了。可以说,现在是电商平台发展得比企业快,在与企业对接的成效上有差距。而跨境电子商务需要的交叉型人才,不仅要懂外贸,还要懂电子商务。这方面人才缺口非常大。” 采访中,肖锋说,国际贸易在互联形势下已经发生很大变化,这些变化无论对中国外贸企业还是中国出口都是利好机会,但长期以来,监管政策一直不能很好地对接市场需求,这个问题不光是中国,在海外也同样存在。 “随着互联的出现,全球贸易都出现了细分化的趋势,贸易越来越细,单体规模越来越小,这么散和小的需求怎么满足

,很多国家都头疼,而中国又是贸易大国中税收政策和外汇管制最复杂的,这个规则就更复杂。希望这次改革,能够通过合理合法的渠道,让跨境电商走上规范化的发展,以市场化的手段来促进外贸增长。”肖锋表示。 这一情况也在阿里巴巴国际贸易平台得到印证。数据显示,经济危机后,全球采购总需求并未减少,而是向小批量、多频次方向转变。以欧美为代表的传统发达国家市场

,买家数量增长明显,最近三年,站的美国买家数量从200万增长到700万,英国买家的数量从36万增长至160万,与此同时,单笔订单的金额明显减小,大部分订单的单笔金额不超过3万美元。 肖锋同时建议,必须以专业和行业形式(如成立外贸综合服务企业联合会)等,积极参与络时代国际贸易规则制定。“我们的出口即是海外进口,也需满足对方通关税收及其它要求,单边改进效果难以彻底。核心前提是在市场公平原则下,促进贸易便利化。” 令肖锋倍感振奋的是,在国务院常务会议近期制定的促外贸的“国六条”中,首次定义“外贸综合服务行业”,通过市场化手段促进外贸扶持政策落地。 值得一提是,去年12月,由国家发改委、海关总署共同开展的国家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试点工作在郑州启动,标志着我国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发展进入新阶段。海关总署副署长吕滨表示,试点城市将通过先行先试,解决制约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发展的瓶颈问题,优化通关监管模式,提高通关管理和服务水平。(来源:南方 文/吴哲 傅宇博)

拼团的小程序
微商城的账怎么做
微商城系统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