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华强北:耕耘的创客和卷土重来的商场_0

2019-10-08 17:48: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外面看,华强北就像个川流不息的河流,人们迫不及待地穿过马路,拉着手推车,在包裹上写上地址,然后发往世界各地。

这是一个强大生命体,22万人在这里谋生,每天有50万人来往,一个档口背后可能是一家规模不菲的工厂,这里是深圳也是中国电子产业的窗口。

上个月,一家叫永诺的老字号相机器材店清盘,新上架的产品是手机。楼上空铺旁边开着的档主还在努力经营,顾客需要什么,档主就打电话叫来什么,为了生意,档主们愿意加班加点,如果订货量足够大,他们对价格的底线也可以足够低。人们都在努力求生。

华强北一直都不是行业巨头的天下,这里是蚂蚁雄兵的战场,失败的企业家卷土重来,在华强北也是常发生的事儿,那些MP3的生产者,现在说不定在哪个国家卖导航仪。

华强北对深圳的意义,绝对不只是档口上的销售额,深圳因华强北而成为电子之都,也培养出不少新产业。

强大的产业链配套服务,让顾客只需要花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完成从模组采购、产品生产和测试到品牌推广整个流程,同样的时间在北美大概只能完成模组的采购。

欧美国家已有人因此而在华强北建立研发创业团队,华强北也吸引了很多创业者。易视智瞳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赛格创客中心创客黄卜夫2007年从香港中文大学博士毕业,今年1月初进驻赛格创客中心。黄的团队“易视智瞳”聚焦于机器视觉,亦即视觉系统在工业上的运用,“赋予机器智能眼,点亮机器人世界观”。

视觉机器人通过摄像头感知让人的视觉在机器上得到延伸,还通过深度学习将人的智能在机器上得到自动实现;从而在制造业中部分地代替人,不仅可以弥补我国正在消失的人力红利,更能在超越人类生理极限的高精尖领域发挥作用。

“如果从多维度来衡量,华强北不是一个完美的天堂,它有各种限制和不足,但它是一个智能硬件和智能制造领域创业者的沃土。”黄卜夫说。

深商联合会副秘书长的黄东和认为,创客们依托华强北良好的配套资源进行创新创造带来创客经济,是华强北的新活力和新动力。与传统的塞包拿柜台、卖货收钱的柜台老板不同,创客将自己新奇的想法变成产品,实现产品的高附加值,并由此产生创客经济。

黄东和表示,华强北的创客经济已经领先一步,但这种创客创新还在初级阶段,在技术上处于学习模仿阶段,尚未到达主体阶段。

微创新也值得鼓励。“不是一概苛求颠覆性的创新,创客更应该发现需求或制造需求而进行微创新,”黄东和说。他拿出自己的手机,从手机摄像头上取下一个小圆环,说这是华强北的一个年轻人创造的。“这个创客成为百万富翁只是一瞬间的事儿。”

这个小圆环用以保护手机摄像头,虽然手机本身的技术设计已经考虑到镜头保护,但把这个额外的小圆环扣上之后,给人美观且镜头安全的感觉。“这个围绕核心技术的边缘创新,既低成本又能给人们创造价值,而且市场广阔。”作为创客积极倡导者,程一木早在2013年便开始就推动创客,他曾积极联系福田区政府。

2015年6月18日深圳国际创客周之后,深圳现在已多达300多家创客孵化器,如果说“华强北是创客的摇篮和天堂”是一种诗意的说法,那么赛格创客中心联合创始人屈立军把创客喻为华强北转型的“试验田”则看起来更加务实。拥有30多个创客团队项目的赛格创客中心,便是他耕耘的试验田。

“创客是华强北转型的试验田,华强北能不能转型成功,一定程度上与创客相关。”屈立军说。华强北因为没有核心技术而无法自行对产品进行迭代更新,因此华强北的市场只能随着行业行情而摇摆,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才能焕发新的活力。

华强北一直在模仿,创客如果成功,就可以整合并占领产业链上游。而现在,华强北已等不及,业态已有一些变化。去年年末,华强北九方购物中心开业,经营面积18万平方米,其定位为时尚消费,未来华强北还会开很多商业物业。十多年前商场百货在和电子商城业态竞争下节节败退,如今算是卷土重来。

总长约1公里的华强北主街形成共四层地下空间,同时,华强北片区城市更新项目也在不断推进,未来几年将新增商业空间250万平方米,是现有500万平方米商业空间的一半。

“小商户迟早都要做到头了,我觉得5年左右吧。”程一木说,“在步行街建成后,肯定是休闲业态,这一定会挤压华强北电子市场的空间,当空铺达到百分之四五十时必然会有商铺不断走掉。”

贵州银屑病医院在那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住院费多少
贵州银屑病医院在那里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的治疗费高吗
贵州银屑病医院在那条路
分享到: